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拖拉机械

外包经济全球化带来的经营新模式

2021-08-18 来源:达州农业机械网

外包:经济全球化带来的经营新模式

美国一位新闻记者托马斯 · 费里德曼,2005年4月出了一本书:《世界是平的——21世纪简史》,轰动了西方及整个世界,美国上百万人抢购,微软公司总裁比尔 · 盖茨多次推荐此书,指出这是所有决策者和企业员工都必须读的一本书。费里德曼的“平球论”,成为世界旋风,已经从美国刮到中国,国内不少知名企业家,通过各种方式介绍这本书。

今年五月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这本书的介绍,题为:“扁平化生存”,引起了我的关注。时隔两月,又在这本杂志上看到该作者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演讲:《世界为什么是平的?》,认真看了几遍后,从中渐悟其道,整个世界在悄无声息中发生着变化:当今世界是外包的世界,中国纸包装工业必须快跑。

看当今“外包”市场

我国钢产量严重过剩,美国人说:“我们需要的一般钢材,到中国去选购,比我们自己生产钢材便宜得多,而且生产钢铁又有污染。”这样我国的钢铁生产,成了美国、日本、欧洲的“外包”。

朋友到了美国打电话给我,我问他电话费要多少,他说每分钟0.25元(人民币),我很诧异,为什么比我们市内电话还便宜?后来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介绍,原来美国长途电话软件,不在美国而在印度。还有位朋友告诉我,他在国外预订飞机票,按航空公司指定的电话联系,问接电话的小姐:你们在哪里?回答在家里。航空公司将预订机票为客户服务的软件系统设施建在家里,由退休人员或家庭主妇操做,自然费用低了很多。

闻名于世界的“沃尔玛”超市,商品琳琅满目,在广州沃尔玛的商品,在南京沃尔玛货架上同样也有,可是沃尔玛什么都不制造,只是设计提升了供应链的效率。沃尔玛的老板在忙什么?他只忙一件事:沃尔玛要在哪个国家、哪个地区开辟沃尔玛超市,老板要去看“风水”(环境、人气),决定之后,别的事都外包。

经济的全球化,带来了现代横向管理方式,也使企业经营的范围无限扩大化。因此我们需要转变思维,由垂直思维向横向思维转变,养成平行的、同任何人连接合作的习惯。

中国纸箱行业的全球化脚步

纸箱包装的发展在纸包装行业中是极具代表性的。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随着经济的复兴,商品供应增多,外贸出口有了发展,包装开始受到重视,但是重点在发展木箱包装,纸箱包装虽有发展,但都是单机手工作业加工的简单纸箱。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,虽然有外贸出口定点企业也在生产纸箱供应外贸出口商品,但数量仍然不多,纸箱只是木箱的补充。这个时期,中国纸箱行业基本上没有全球化意识。

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到中期,短短几年,纸箱行业发展迅猛,主要得益于市场开放后外贸的蓬勃发展。这个时期纸箱崛起的“动员令”来自于商检,国家和地方商检为了保证出口纸箱的质量,提出出口纸箱必须具备瓦楞单机机组。在这驱动下,全国掀起单面机热潮。中国的纸箱就在这短短的几年中进入半机械化。这个时期也正是国家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过渡,崛起的乡镇企业,在同计划经济时期留下来的纸箱企业的几年激烈竞争中,基本上控制了纸箱市场,成为中国纸箱的第二代。中国纸箱全球化观念由此而起,大部分企业使用单面机半机械加工出口纸箱,同外贸、商检、海关经常交往,企业参与了全球化。

进入新世纪前后十年,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持续发展,大量引进外资促使外贸的空前兴旺,看到商机的中国纸箱企业纷纷地大上、快上瓦楞板生产线,全国一下拥有4000多条瓦线,从数量上超过美、日、欧总数的一倍多,中国成为世界第二纸箱大国。从此,中国纸箱行业全方位地进入全球化。

我国纸箱的“外包”世界

对当今外包世界,我本无这个意识,但最近看了这方面的报导使我联想起来,发现当今纸箱的“外包”并不遥远,就在我们身边。

设备境外生产外包

过去我只听说这家纸箱机械厂生产的纸箱印刷设备,融合了韩国技术,用户反映设备好、质量高。最近去走访,听了厂长的介绍,我清楚了:这就是韩国企业的设备在境外(中国)生产外包。厂长拿出一大堆设备加工图纸说:“这就是他们的技术,我们按照这些图纸进行精加工。技术、质量标准由他们监管,加工出来的设备,他们可以销,我们也销。我们外销的设备占70%,内销30%。我们外销的设备价格没有他们高,因为他们在国外有销售网点,他们销售的价格有的高出我们一倍。这样外包,对我们双方都有利。”厂长的一番话,使我认识到:这就是我看到境外生产外包。中国纸箱机械厂不少,同国外的合作也有,但是不是这种外包模式?今后会不会出现更多的外包呢?

纸箱横向外包

有一家纸箱厂原为村办集体企业,改制后为私营企业。企业经营者想把小厂办大,于是上了大线、盖了大厂房,在乔迁开发区后,他将企业外包给他人,聘任其为总经理,全面负责纸箱厂的业务,自己则从事开发房地产。几年之后双喜临门:外包纸箱厂发起来了,房地产也搞得不错。作为投资方的企业经营者,又运作了第二次外包,继续聘用第一任的“外包者”再建一个新厂,从市场调研、设备选型、人员组成等全部外包给他。原来的老厂改名之后,转手外包给另一人。仅这些还没有全部完成外包,继而,又把两个外包企业的物流——原辅材料的采购供应和纸箱成品交货运输外包出去。

纸箱二手设备外包

某纸箱厂职工,作为下岗人员申办了一家公司,近年来他的纸箱二手设备外包业务越做越大。他先做小纸箱厂二手设备外包。有的小纸箱厂关门需要转让设备,找上他或他知道了,就先上门看设备,然后进行估价,谈妥后他就进行全包外销,由于价格便宜成交快。有的小厂要设备,但一下拿不出钱,怎么办?他采取外包租赁,按月承付租金,租用二年后,设备归用户,二年内可以随意退租。在小纸箱厂二手设备外包做出经验之后,又开发了瓦楞纸板生产线的二手设备外包。在确定上家和有了下家后,组织一条龙全程服务:专家评估保质——装卸队拆、装设备——专业运输——安装调试(培训人员),生产出合格产品。二手生产线全程外包,在江苏、安徽、山东为多家用户服务取得成功,受到外包各方的满意。

严峻形势中寻找出路

虽然中国纸箱包装工业在北方、西部及中南地区尚在发展之中,但在今后二三年将会达到饱和,而后进入过剩状态。在南方的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,纸箱过剩非常严重,整个行业在困难中生存,存在很难逾越的问题,主要是三多二低一差。三多:(生产)线多、厂多、人多。二低:开机率低、利润低。一差:差乱。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,约有2000多条生产线,数量超过美、日、欧的总量,我认为至少过剩了1000多条线,而这些“多余”的线,都是企业的生命线,上去容易下来难,过剩带来的灾难,大家只能痛苦地忍着、饿着、盼着……。生产线厂家多,纸箱三级厂更多,其中长三角地区比例最高。多余的大厂、小厂也都是生命厂,大厂大困难,小厂小生命,苦熬度日。至于人多,怎么比较呢?比日本,中国纸箱产量已超过日本为世界第二纸箱大国。我在日本考察纸箱了解:日本纸箱企业100个人,年产值2亿、人均200万。我们长三角、珠三角地区,纸箱企业的人均产值不足20万,落差10倍以上。

鉴此,我认为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的纸箱企业,要从战略上思考大转移,多种形式经营。“外包”给了我们启迪,如何适应经济“无国界”、产业“全球化”的形式呢?还需要企业家们细细思考。

相关链接:

外包是一个战略管理模型,业务流程转移到另一家公司。外包根据供应商的地理分布状况划分为两种类型:境内外包和离岸外包。境内外包是指外包商与其外包供应商来自同一个国家,因而外包工作在国内完成。离岸外包则指外包商与其供应商来自不同国家,外包工作跨国完成。境内外包更强调核心业务战略、技术和专门知识、从固定成本转移至可变成本、规模经济、重价值增值甚于成本减少;离岸外包则主要强调成本节省、技术熟练的劳动力的可用性,利用较低的生产成本来抵消较高的交易成本。

转载自:上海包装

声明:

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,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。